俄罗斯西班牙警告打疫苗后别坐飞机?

2021-09-16

新冠病毒变种肆虐,全球防疫形势仍不明朗。

中文网络流传说法称,澳大利亚天空新闻报道,俄罗斯和西班牙的航空公司已经建议接种新冠疫苗的人不要坐飞机,因为有血栓的风险,会因潜在的副作用加速瘫痪。

经核查,这一消息自2021年6月即开始流传,但航空公司和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均未发出过类似警告。医学专家称,长途飞行可能导致的血栓和接种某些类型的新冠疫苗后可能产生的血栓是不同的。

背景

9月初以来,微博微信上出现一种说法称:一条来自澳洲的Sky News的重磅新闻:天空新闻报道说,由于最新的科学见解和可能的诉讼,航空公司正在解决血栓问题,并建议接种疫苗的人不要坐飞机!因为有血栓的风险,会因潜在的副作用加速瘫痪。 ”

核查

1,有关说法源自何处?

检索关键词,可以发现有关说法自20216月即开始在中文网络流传。

根据截图,可以发现中文网络广泛引用的截图源自一位名为Matthew Prewett的推特账号,他在614日发布了一段视频,声称这是来自澳大利亚天空新闻(Sky News Australia)的报道,称俄罗斯和西班牙的航空公司建议接种疫苗的人不要坐飞机。

Matthew Prewett没有说明这个视频或消息的来源,法新社发现该视频最早是由天空新闻611日上传到Facebook的。

这段画面中的人是天空新闻台的评论员、前澳大利亚参议员科里·贝纳尔迪(Cory Bernardi)。他声称:西班牙和俄罗斯的航空公司警告已经接种新冠疫苗的人不要旅行,因为有血栓的风险。

2,航空公司有何回应?

这一说法广泛流传后,202176日,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专门发布声明称这些说法不属实:

在一些在线论坛上流传着一些谣言和错误信息,认为航空公司可能会因为有血栓风险而拒绝让接种新冠疫苗的乘客登机。

这些说法并不属实。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没有发现任何航空公司因为血栓风险而考虑拒绝接种疫苗的乘客旅行。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有一个医疗咨询小组,负责研究航空旅行的健康问题。该小组的议程上不包括以血栓作为新冠疫苗接种的副作用为由限制旅行的问题,该问题甚至从未向该小组提出过。

我们也没有发现医学文献中有任何说法,认为这种特殊的血栓现象(被称为疫苗诱导的免疫血栓性血小板减少症或VITT,被认为为一种或可能两种新冠疫苗的罕见副作用)对航空旅行有任何影响。

我们主张,已经接种疫苗的人应该不受限制地自由旅行。

IATA在世界各地共拥有 290 家成员航空公司,其定期国际航班客运量占全球的 82%

此前,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在519日发布的一份声明称,旅客接种疫苗是重开边境的全球最佳方案,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对越来越多的国家决定基于数据和科学依据向接种疫苗的旅客开放边境之举表示赞赏。

法新社采访了留言中提及的旗下拥有西班牙最大的两个航空公司IberiaVueling的国际航空集团(International Airlines Group),其发言人说这个视频是假的,我们没有建议已接种疫苗的乘客不要飞行。

流言中提及的另外一家航空公司俄罗斯航空曾在20215月推出一项支持接种疫苗的奖励计划疫苗换里程(Miles for Vaccination。首批1万名在活动期间接种疫苗并乘坐航班的俄航飞行常客计划会员,将有资格获得1万英里的里程。   

3,飞行与血栓有关系吗?

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表明,飞机、火车、公共汽车或汽车乘客在四小时以上旅程中保持坐姿不动,会造成静脉血液停滞,促使静脉中血凝块形成,因此面临罹患静脉血栓栓塞的较高风险。

此外,短时间内乘坐多个航班的乘客也面临较高风险,这是因为静脉血栓栓塞的风险并不在一次航程结束之后完全消失,而将持续四周保持较高水平。

2000年,一名从澳大利亚长途飞行回国的年轻英国妇女死于肺栓塞,事件引起媒体和公众对于长途旅行者血栓形成风险的关注。世卫组织于2001启动了世卫组织研究全球旅行危害项目

世卫组织第一阶段的研究指出,静脉血栓栓塞的两种最常见表现是深静脉血栓(DVT)形成和肺栓塞。深静脉血栓形成是血凝块或血栓在深静脉(通常在小腿)形成的一种病症。深静脉血栓形成的症状主要是受影响部位疼痛、压痛和肿胀。

当下肢静脉中的血凝块(来自深静脉血栓形成)脱落并通过身体移动到肺部,在那里沉积和阻塞血流时,就发生血栓栓塞,这被称为肺栓塞,症状包括胸痛和呼吸困难。

4,长途飞行导致的血栓与个别人接种某些新冠疫苗后出现的血栓是否相同?

部分接种了阿斯利康和强生新冠疫苗的人出现了罕见的脑静脉窦血栓(CSVT)。

2021416日,世卫组织在《全球疫苗安全咨询委员会对阿斯利康COVID-19疫苗(VaxzevriaCovishield)罕见不良凝血事件的最新证据的审查》声明中说:据报告,在VaxzevriaCovishield 新冠疫苗接种后,发生了一种非常罕见的新型不良事件,称为血栓性血小板减少综合征,涉及伴有血小板计数偏低的异常和严重凝血事件根据最新可得的数据,VaxzevriaCovishield疫苗引起血栓性血小板减少综合征的风险似乎非常低。来自英国的数据表明,接种相关疫苗的每百万成年人中约有4例(每25万人中有1例),而欧洲联盟(欧盟)估计的比例约为每10万人1,并且指出血栓性血小板减少综合征与基于mRNA的疫苗没有联系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在76日的声明中称:

VITT是一种不同于腿部血栓(深静脉血栓,DVT)和/或肺部血栓(肺栓塞)的疾病,后两种血栓可能与不运动有关,特别是在手术、肢体损伤、卧床或有时在旅行中长时间坐着的情况下。除了久坐不动外,还有许多其他(可能导致血栓的)风险因素,包括怀孕、口服避孕药、某些癌症、超重、静脉曲张和潜在的凝血系统疾病。与长途旅行(航空、铁路或公路)有关的血栓病例通常有上述提及的预先存在的风险因素,那些已知的易感者可以通过开药以减少风险。

牛津大学医院血液学顾问、英国血液学学会的产科血液学组联合主席Dr Sue Pavord向路透社表示, “VITT (疫苗引起的免疫血栓性血小板低下症)是一种对疫苗的免疫反应,并不是因为飞行造成的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外科副教授、深静脉血栓专家Elliott R. Haut博士对美联社表示,人们在飞机上可能出现的血栓类型如深静脉血栓,与少数人在接种某些新冠疫苗后出现的罕见血栓完全不同Haut说,与某些新冠疫苗有关的罕见血凝块发生在不寻常的部位,一般在大脑静脉或腹部血管中形成。

结论

西班牙和俄罗斯的航空公司没有因为血栓风险,建议接种过新冠疫苗的不要坐飞机。

医学专家澄清因疫苗导致的血栓(VITT)与长途飞行导致的血栓(DVT)是不同的。

核查员:何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