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高层飞抵喀布尔红旗车接机?

2021-08-19

阿富汗局势剧变引发世界关注。

中文网络流传一段视频,称“阿富汗塔利班核心人物抵达阿富汗喀布尔机场,接机的是红旗汽车”。视频中,一位戴口罩的身份不明的人士在机场停机坪登上一辆红旗轿车。视频没有包含可以明确揭示时间、场景的元素。

经核查,这则视频并非与当下的阿富汗局势有关,至少拍摄于2020年10月23日或之前。

视频中的所谓“阿富汗塔利班核心人物”并非塔利班成员,而是阿富汗政治人物萨拉胡丁·拉巴尼,他的父亲布尔汉丁·拉巴尼曾于1990年代担任阿富汗总统,后来被塔利班推翻并最终被塔利班暗杀。

喀布尔机场目前由美军控制,没有塔利班进入机场或使用机场的公开报道或公开信息。

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返回阿富汗的路径是从卡塔尔多哈到阿富汗南部的坎大哈,并没有经过喀布尔。

背景

817日,有微博用户发布一段视频,称阿富汗塔利班核心人物抵达阿富汗喀布尔机场,接机的是——红旗汽车@一汽红旗 ,黑色高级轿车

视频中,一位头戴棕色平顶软帽、戴眼镜、羽绒服内着传统半截长衫、脚踏运动鞋的男士,在机场停机坪登上一辆红旗轿车。视频没有包含可以明确揭示时间、场景的元素。

核查

1,有关视频源自何处?

有关微博视频上带有Tik Tok账号@zaki.parwan的水印,检索发现,该账号在2021816发布了这则视频

视频中有“Welcome back to Kabul(欢迎回到喀布尔)的英文字幕,还有一行波斯语字幕,意为雄狮还活着

然而,继续检索可以发现,该账号早在20201023日就已经发布了一条时长、内容和背景音乐完全相同的视频。唯一的不同是,当该账号在2021816日重新发布这则视频时,加上了上述提及的一行波斯语字幕。

可见,这段视频与当下的阿富汗局势无关,其记录的场景发生在20201023日或之前。

2,视频中的主人公是谁?

根据Tik Tok视频评论中提及的线索验证,视频中的主人公是阿富汗政治人物萨拉胡丁·拉巴尼(Salahuddin Rabbani)。

他是阿富汗政党伊斯兰促进会(Jamiat-e-Islami)的主席,塔吉克族人。支持该政党的大多是阿富汗北部和西部的塔吉克族人。

检索萨拉胡丁·拉巴尼的Facebook和推特账号可知,拉巴尼于2020106日乘飞机抵达阿富汗东北部的塔吉克族聚集地巴达赫尚省,并在109日出席纪念其父——阿富汗前总统布尔汉丁·拉巴尼(Burhanuddin Rabbani)去世九周年的活动。根据Facebook和推特账号中的行程,1014日拉巴尼已回到喀布尔并出席政务活动。萨拉胡丁·拉巴尼在巴达赫尚省出席公开活动时的衣着细节与微博视频中一致。

微博接机视频中的另外一名男性与拉巴尼抵达巴达赫尚画面中出现的一位男性是同一人。20201014日,该名男性也出席了伊斯兰促进会的高级成员会议。

萨拉胡丁·拉巴尼1971510日出生于阿富汗喀布尔,是阿富汗前总统布尔汉丁·拉巴尼的儿子。

布尔汉丁·拉巴尼是一名颇有声望的塔吉克族人,1992-1996年担任阿富汗总统。1996年,塔利班占领了喀布尔,将拉巴尼政权赶下台。

201010月,时任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任命布尔汉丁·拉巴尼为阿富汗高级和平委员会主席,推动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和谈,以期尽快结束战争状态,实现持久和平。

然而,2011920日,布尔汉丁·拉巴尼遭遇自杀式炸弹袭击身亡。喀布尔警方称,一名前往拉巴尼家中参加和谈的塔利班成员引爆了藏在其头巾中的炸弹。塔利班发言人随后称,塔利班对此次自杀式炸弹袭击事件负责。布尔汉丁·拉巴尼遇刺身亡导致阿富汗和解进程严重受挫。

萨拉胡丁·拉巴尼在父亲遇刺前曾担任阿富汗驻土耳其大使。父亲2011年被暗杀后,他接任阿富汗高级和平委员会主席职务,负责与塔利班的和谈。2015年到2019年,拉巴尼曾任阿富汗外交部长。

萨拉胡丁·拉巴尼目前身在巴基斯坦,他是在2021815日与另外数名阿富汗政治人物一起搭乘巴基斯坦航空公司的飞机前往伊斯兰堡的。

816日,萨拉胡丁·拉巴尼在推特中指责总统加尼在此际悄然离开阿富汗是屈辱而可耻的。不过,因为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当天离开阿富汗,萨拉胡丁·拉巴尼也被批评。

萨拉胡丁·拉巴尼所在的阿富汗代表团在巴基斯坦会见了一系列官员,包括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试图说服巴基斯坦对塔利班施压,强调阿富汗社会的多民族性和包容性分配的重要性。

818日,拉巴尼和代表团成员艾哈迈德·瓦利·马苏德(Ahmad Wali Massoud——曾在1990年代抵抗塔利班并被称为潘杰希尔雄狮的塔吉克族人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Ahmad Shah Massoud)的兄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塔利班不能兑现其最近关于在喀布尔组建包容性政府的承诺,他们将无法维持对权力的控制。

3,塔利班领导人能通过喀布尔机场进入阿富汗吗?

截至819日,喀布尔机场依然在美军控制中,没有塔利班进入机场或使用机场的公开报道或公开信息。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818日表示,喀布尔机场的安全状况很稳定,塔利班没有干扰美军的行动。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同一天在华盛顿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喀布尔大约还有4500名美军人员,没有与塔利班发生敌对互动,我们与塔利班指挥官的沟通渠道仍然畅通。

但奥斯汀说,在喀布尔的4500名美军不能帮助把人们带到机场撤离,因为他们的重点是确保机场的安全,他承认撤离工作没有达到目标。

我们将尽全力继续试着消除冲突,为他们开创通道,让他们进入机场。我没有能力去把目前的行动扩大到喀布尔。奥斯汀说。

同一天,美国总统拜登表示,美国军队可能会在831日撤军最后期限之后继续留在阿富汗以帮助美国人撤离。

如果还有美国公民,我们就会留下来,直到把他们全部撤出来。拜登在接受ABC采访时说。当天有许多美国议员向他施压,要求延长他设定的撤军最后期限。

4,塔利班领导人是如何返回阿富汗的?

817日,塔利班发言人称,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带领一个高级代表团从多哈抵达阿富汗南部的坎大哈。

一位塔利班发言人在推特上发布的视频显示,坎大哈机场有大批人围着一名据信是巴拉达尔的男子欢呼,随后又向他的车队欢呼。

视频显示一架卡塔尔的C-17“环球霸王运输机停靠在坎大哈机场。路透社通过比较周边地区的地形数据,核实了该视频的位置。飞行追踪数据也显示,一架卡塔尔C-17“环球霸王飞机与视频中看到的飞机的注册标志一致,在坎大哈机场附近飞行。

巴拉达尔被视为塔利班的二号人物,外界预料他可能将出任阿富汗总统。他是塔利班在多哈的谈判小组要员,主导了有关美国撤军及与阿富汗政府之间的谈判。

817日,塔利班举办了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之后的首次记者会。会上,在被问及塔利班组织领导人何时会进入喀布尔时,发言人穆贾希德表示这取决于未来局势的发展,领导人们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入城并参与到组建未来政府中。

结论

微博流传的所谓阿富汗塔利班核心人物抵达阿富汗喀布尔机场的视频,并非与当下的阿富汗局势有关,至少拍摄于20201023日或之前。

视频中的所谓阿富汗塔利班核心人物并非塔利班成员,而是阿富汗政治人物萨拉胡丁·拉巴尼,他的父亲布尔汉丁·拉巴尼曾担任阿富汗总统,后来被塔利班推翻并最终被塔利班暗杀。

喀布尔机场目前由美军控制,没有塔利班进入机场或使用机场的公开报道或公开信息。

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返回阿富汗的路径是从卡塔尔多哈到阿富汗南部的坎大哈,没有经过喀布尔。

核查员:王梓龙(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