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否决“禁止联邦政府在教育和就业中歧视亚裔法案”?

2021-04-23

简体中文社交网络流传说法称,“一个’禁止联邦政府在教育和就业中歧视亚裔’的法案在参议院需要60张票才能通过。就是全体共和党参议员投了支持票49张,仍然不能通过,因为民主党清一色投了反对票!”

经核查,有关法案规定的是,如果高等教育机构“在招聘、申请人审查或入学录取方面存在歧视亚裔美国人的政策或做法”,则这些学校将不能获得联邦资助。

该修正案确实因未达到60张支持票而未获通过,投票结果是:49票支持,投支持票的全部是共和党人;48票反对,投反对票的全部是民主党人;3人未投票,其中2人为民主党人,1人为共和党人。

背景

微博上流传消息称:“2020投票支持拜登与民主党的美籍华人有没有后悔?这个禁止联邦政府在教育和就业中歧视亚裔的法案在参议院需要60张票才能通过。就是全体共和党参议员投了支持票49张,仍然不能通过,因为民主党清一色投了反对票!

核查

1,有关修正案的投票结果如何?

根据有关消息中的关键词检索,可以确认有关法案为第1456修正案SA 1456 )。

这项修正案由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和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提出,是对来自夏威夷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广野庆子提出的《新冠仇恨犯罪法案》(COVID-19 Hate Crimes Act)修正案。

该修正案规定,如果高等教育机构在招聘、申请人审查或入学录取方面存在歧视亚裔美国人的政策或做法,则这些学校将不能获得联邦资助。这一内容并非有关微博中所称的禁止联邦政府在教育和就业中歧视亚裔

422日,该修正案在参议院表决结果是:49票支持,投支持票的全部是共和党人;48票反对,投反对票的全部是民主党人;3人未投票,其中2人为民主党人,1人为共和党人。该修正案最终未获通过,因为修正案需要参议院五分之三(60张票)的议员支持才能通过。

在该修正案被否决后,克鲁兹和肯尼迪发表联合声明称:在高等教育中,种族偏见已经变得太普遍了,参议院民主党人阻止了制止对亚裔美国人歧视的努力,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愤世嫉俗的举动。

两人补充说:尽管民主党人呼吁结束种族主义,但很明显,他们只是口头上反对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同时也允许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在美国的大学和学院继续存在。

而民主党参议员广野庆子则在参议院说:联邦法律已经禁止对亚裔学生或任何学生进行基于种族的歧视。这项修正案是对长期以来的招生政策明显的嘲讽和攻击,这些招生政策有助于增加多样性,并为我们高等院校的有色人种学生提供机会。

该修正案被否决后,参议院当天随后以94票对1票的压倒性优势通过《新冠仇恨犯罪法案》,以应对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数量激增的状况。

按照参议院的版本,这份《新冠仇恨犯罪法案》将授权司法部任命一名官员,加快对仇恨犯罪报告的调查,帮助地方和州执法机构应对仇恨犯罪:比如发布指导方针,建立一个多语言的在线仇恨犯罪举报系统,建立仇恨犯罪数据库,帮助地方机构开展预防和报告仇恨犯罪的公共教育运动,为各州提供拨款开设仇恨犯罪举报热线,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参议院最后表决《新冠仇恨犯罪法案》时,克鲁兹一反先前坚决反对的态度,改为支持该法案。克鲁兹最初反对的理由是,民主党没有认真看待种族仇恨一事,而是把该法案当成宣传工具,并主张联邦经费不得拨给歧视亚裔的高等教育机构。

只有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投下唯一一张反对票。

2,这一修正案的背景是什么?

《华盛顿邮报》46报道,在反亚裔仇恨事件日益引发关注之际,部分共和党人和保守派团体,希望借此机会推翻部分精英大学和高中在招生时采用入学平权行动(affirmative action的做法。

华盛顿州亚裔平等组织(Washington Asians for Equality负责人、亚裔联盟共同创始人Linda Yang对该报表示:对亚裔遭到广泛攻击深感震惊的人,也应对亚裔学生进入大学接受教育的公平机会被剥夺感到愤怒。

而民主党人则谴责共和党人此时强调推翻平权行动,是将意识形态问题政治化,想把焦点从过去一年来日益增长的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和仇外情绪转移开来。

马里兰大学教授、亚太数据中心(AAPI Data联合创始人Janelle Wong对《华盛顿邮报》表示:(大多数)亚裔社区甚至不支持这种议程(推翻平权行动),这分明是在利用亚裔的痛苦时刻。……他们试图结束公共政策中任何有关种族的考量,但这与消除种族歧视是不一致的。

研究亚裔和太平洋岛民人口及政策的亚太数据中心”2012年和2016年的调查显示,亚裔对平权行动的支持下降,华裔对平权行动看法特别负面,其他亚裔团体对平权行动的支持率大致稳定在73%左右。

入学平权行动政策通常是为保障曾受本国政府歧视性政策伤害的少数族裔受教育权利而制定,用以促进校园和社会多元化

在美国,平权行动一词首先出现在时任总统约翰·肯尼迪1961年所签政令,在美国社会存在种族隔离制度的情况下,政府要求政府项目承包商保障少数族裔在就业和员工待遇方面的权利。

几十年来,不断有人质疑不同领域平权行动政策的合法性并发起诉讼,多数败诉。

2003年,最高法院两度作出裁决,认定学校有权在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以推进校园多元化,但不应采取配额制

民主党总统奥巴马任职期间,司法部和教育部2011年联合颁布指导性政策文件,依据法院判例,认定大学招生时为促进校园多元化目的、把学生种族身份列入考虑因素,应视为合法,只是种族不应成为首要考虑因素。

这些文件不具有法律拘束力,但代表美国政府立场。

一些亚裔和欧洲裔学生团体质疑部分高校招生政策以平权名义向拉美裔和非洲裔学生倾斜,对亚裔和欧洲裔构成歧视。

《纽约时报》20186月的一篇文章认为,对于以种族为基础的平权运动政策,亚裔美国人一直是声音最高、最为显著的反对者。该报当时采访的一位48岁的中国移民Tony Xu将平权行动视为一种种族主义,称它是歧视亚裔美国人的工具

20187月,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宣布撤销24份奥巴马政府颁布的指导性政策文件,其中7份文件涉及大学招生平权行动。

民权组织批评这一举措,认为它违背过去数十年美国法院判例中准许大学招生考虑种族因素的裁决。

维权团体学生支持公平招生”2014年起诉哈佛大学非法限制亚裔学生录取名额。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对哈佛的做法发起调查,于20184月发声支持原告申请哈佛公开招生程序内部资料。

一位联邦法官2019年裁决说,哈佛大学在招生过程中考虑种族因素并不违反民权法。202011月,联邦上诉法院维持了这项裁决。

202010月,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又起诉耶鲁大学,指控这家常青藤学校在本科录取过程中歧视亚裔和白人申请者。

司法部称,与条件相似的黑人申请者相比,亚裔美国人和白人申请者被录取的可能性通常只有八分之一至四分之一。

在康乃狄格州纽黑文的联邦法院提交的诉讼中,司法部称,耶鲁大学的做法违反了1964年民权法案的第六条款。

耶鲁大学则称司法部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并说其录取做法是公平和合法的。

耶鲁大学必须遵守该法律才能获得联邦资金,政府称联邦资金包括每年从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获得的逾6.3亿美元。

202123日,拜登政府的司法部撤销了对耶鲁大学的指控。

结论

422日,美国参议院表决了《新冠仇恨犯罪法案》的第1456号修正案。

该修正案将禁止那些在招聘、申请人审查或录取中歧视亚裔美国人的高等教育机构获得联邦资助,并非有关微博中所称的禁止联邦政府在教育和就业中歧视亚裔

该修正案确实因未达到60张支持票而未获通过,投票结果是:49票支持,投支持票的全部是共和党人;48票反对,投反对票的全部是民主党人;3人未投票,其中2人为民主党人,1人为共和党人。有关微博中称参议院民主党人全部投出反对票,共和党人全部投出支持票不准确。

核查员:有据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