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雇替身打新冠疫苗?

2021-02-07

简体中文社交网络流传消息称,比尔·盖茨雇用替身演员,代替他自己注射新冠疫苗。有关消息还附有照片对比,声称盖茨上传的接种疫苗照片中的人耳部形状明显不同。

经核查,盖茨佩戴口罩时拍摄的其他照片展现了与他接种疫苗时相似的耳部形状和诸如发型等类似信息。

根据公开披露的信息,多款获批的新冠疫苗接种后报告的副作用和过敏性反应中不包括“致残”或不可逆的严重身体损伤。

背景

微博账号“@黑老汉的白日梦2021125日发布微博称:疫苗大鳄比尔盖茨,雇用替身演员,表演注射疫苗,忽悠群众打疫苗。疫苗致残的问题,地球人都知道。大新闻,让更多的人,知道事实真相。

微博中还附加了一张图片,对比了盖茨肖像和其接种疫苗时拍摄的照片中耳部形状的不同,并据此声称接种疫苗的图片中出现的人并不是盖茨本人,而是其雇用的替身演员。

核查

1,接种疫苗照片中的人是盖茨吗?

“@黑老汉的白日梦微博中附有英文字幕的对比图中,右侧的照片来自于盖茨的认证推特账号。

2021123日,盖茨发布推文并配图称:“65岁高龄的好处之一就是我拥有接种新冠疫苗的资格。这周,我接种了我的第一针疫苗,并且我感觉状态很好。感谢所有的科学家、测试参与者、管理者以及前线医护工作者们帮助我们达成了现在的成就。

127日,盖茨在接受凤凰网财经频道采访时进一步透露:我已经接种了第一剂的莫德纳(Moderna)疫苗,几周后将去接种第二剂,疫苗的有效性通常在第二剂接种完一周后会变得很高。我觉得很幸运,65岁仍然符合疫苗的接种标准并且有机会接种,我信任这些疫苗

对比图中左侧的照片来自Corbis签约摄影师John van Hasselt,拍摄于2018416日的巴黎——当时盖茨正在爱丽舍宫受到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接见。

从该微博发布的对比图中可以看出,盖茨在接种疫苗时没有佩戴眼镜,发型似乎也没有精心打理,并且比2018年的照片中显得更加灰白。这与人们熟悉的盖茨形象有一定的差距。

两张图片的拍摄时间、环境和人物的身体状态都是完全不同的。

其中,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口罩的佩戴。2021年接种疫苗时拍摄的照片中,考虑到新冠疫情影响下的公共卫生条件和社会规范,盖茨佩戴着口罩;然而,2018年拍摄的照片中,盖茨没有佩戴口罩或任何面部饰物,当时的公共卫生条件和社会规范也不需要他长期地、频繁地佩戴口罩。

在盖茨基金会官方认证微博账号于2021128日发布的一则微博中,附加的视频封面图片中的盖茨佩带着口罩,发型和发色均与接种疫苗时拍摄照片中的形象极其类似,并且由于口罩松紧带造成的耳部形状变化也与接种疫苗时照片中的耳朵形状十分接近。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视台(NPR)早在2015110日发布的一则报道中,就使用了一张盖茨未佩戴眼镜的照片。照片中,盖茨的发型、发色和眼部特征均与接种疫苗时照片中的相似。

类似的例子还有2021127日,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发布他们的2021年度公开信《这一年,全球健康与你我休戚与共》中的配图:

在这张20201222日发布在盖茨博客中的文章配图中,其耳部受口罩松紧带影响后的形状变化与接种疫苗时拍摄照片中的耳部形状十分接近:

另据一份发布于2020618日的研究,较长时间佩戴由松紧带环绕双耳固定在面部的口罩可能会导致耳部变形。

在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NLM)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Biotechnology InformationNCBI)网站上,Bruno Zanotti等人的这份研究分析了类似口罩产品对于儿童耳部发育的影响。

他们的研究指出,这些松紧带结构造成了对皮肤以及耳廓软骨的持续性压迫,如果每天佩戴数小时,可能会导致出现红斑和后耳皮肤的疼痛性损伤。尚未进入青春期的儿童耳廓软骨尚未发育完全,抵抗形变的能力更弱;口罩松紧带绳套对外耳空洞甚至是反螺旋体带来的长时间压迫会影响外耳的正确成长和角度。

由此可见,大部分口罩产品的松紧带结构会对人体耳部产生压迫,长时间佩戴可能使外耳产生形变,只不过由于成年人耳廓软骨的发育程度和抗形变能力远高于儿童,短时间佩戴口罩也不会出现严重的不可逆损伤。

因此,受口罩松紧带结构的影响,再加上拍摄角度、拍摄时间、光线条件等因素的差异,造成不同照片呈现的耳部形状存在一定的差异,不能成为判断照片中被拍摄者是否为同一人的充分依据。

2,新冠疫苗能致残

除了断言盖茨雇用替身演员接种新冠疫苗,该条微博还提及新冠疫苗具有致残的问题。

事实上,多款新冠疫苗在接种后都有可能导致不同程度的副作用,但这些副作用基本上都是短时间的、可逆的、轻微的不适,并没有大规模导致接种者残疾或者发生不可逆损伤的报告。

截止2021131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授权了辉瑞/BioNTechPfizer-BioNTech COVID-19 Vaccine)和莫德纳(Moderna COVID-19 Vaccine)两款新冠疫苗可供紧急使用。

根据FDA网站上披露的信息,两款疫苗的副作用包括:注射部位的疼痛、疲惫、头痛、肌肉酸痛、感到寒冷、关节疼痛、注射疫苗一侧胳膊的淋巴结肿胀、恶心和呕吐、以及发热。这些副作用通常持续数天,并更多地出现在接种第二剂疫苗之后

此外,FDA提供的《接种者和护理者须知》也列明了接种两款疫苗后可能产生的严重过敏反应,包括呼吸困难、脸和喉咙肿胀、心跳过快、遍及全身的严重皮疹、头晕和乏力。

虽然两款疫苗均仍处于临床试验的研究阶段,并非所有副作用和严重过敏反应都已经被发现并披露,但目前已知并且被披露的副作用和严重过敏反应中均不包含致残或任何不可逆的严重损伤。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在2021122日发布报告称,在去年1221日到今年110日期间,全美共接种莫德纳新冠疫苗4041396人次,其中有10人出现严重过敏反应,需要注射肾上腺素进行处置,不良反应率约为百万分之2.5,另有43人出现口部和喉部瘙痒、喉咙发紧及皮疹等轻微过敏反应。所有出现过敏反应的人员均成功康复、无人死亡。

128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发布了美国最早接受新冠疫苗注射者的安全性总结报告。根据新冠疫苗接种第一个月的早期安全数据分析,大规模注射疫苗后的安全性数据与临床研究期间所得到的结果一致。所有出现过敏反应的人都已经成功治疗,在首批2200万接种疫苗的人中,没有出现其他严重问题。

根据报告,截至124日,全美共有 21843033 人接受了至少一针疫苗注射,其中 2080216 人(包括 15,131 名孕妇)通过手机 V-safe 系统提交了安全性反馈信息。 

这些志愿报告者当中,合计70%的人报告疼痛,33%的疲劳,30%的头痛,23%的肌肉疼痛和约11%的发冷,发烧,肿胀或关节疼痛。

辉瑞疫苗和莫德纳疫苗的反应基本一样;第二针比第一针的副反应强。(这些症状基本上是疫苗引发人体产生免疫发应,产生抗体时的正常表现)。

有超过9,000人在接种疫苗后通过 VAERS (作为美国疫苗安全的早期预警系统)报告了副作用。迄今为止未发现安全性警示信号。

VSD安全报告系统可以查看卫生保健组织的2100万人的医疗记录,系统中超过 162,000 人至少接受了一剂疫苗注射。

在该组中,没有见到20种常见疾病中任何一种的风险有所增加。

在接种疫苗的组中,有4人报告了贝尔麻痹(即面瘫,在每个疫苗试验中,都可以在少数患者中可以看到这种麻痹),在未接种疫苗的群体中有348例,发生率几乎一样。

关于严重过敏反应:

 辉瑞疫苗发生了50例;发生率是百万分550/9,943,24794%47/50)是女性;90%45/50)发生在注射后30分钟内;80%40/50)有过敏史。

莫德纳疫苗发生了21例;发生率是百万分2.821/7,581,429100%21/21)是女性;90%19/21)发生在注射后30分钟内;86%18/21)有过敏史。

死亡病例分析:

目前收到196例死亡报告,CDC团队及时分析全部死亡报告,未发现这些死亡事件与疫苗接种有关。

CDC结论

美国已接种2350万剂新冠疫苗;

在这段时间里,美国政府实施了历史上最全面的疫苗安全监测计划;

总体而言,新冠疫苗的安全性令人放心,并与临床试验中观察到的结果一致;

已经观察到mRNA新冠疫苗后有过敏反应,尽管很少;

长期护理中心的老人死亡事件与疫苗接种无关;

安全性监控系统将不断收集数据。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属的疫苗顾问委员会成员保罗·奥菲特博士(Dr. Paul Offit)解释了部分副作用的产生原因:我们称这些症状为副作用,但事实上他们只是疫苗的一种正常作用。这些作用的产生恰恰是因为你的免疫系统抵抗感染时发挥着正常的功效。

3,盖茨与新冠疫苗的关系是怎样的?

长期以来,盖茨基金会在包括全球公共卫生在内的六个领域积极地开展项目和活动。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盖茨基金会对此也投入了大量资金和研发支持。

盖茨夫妇在2021127日发布的年信中披露,该基金会已经为抗击新冠疫情投入了17.5亿美元,除了用于生产和采购重要的医疗用品,更包括支持研发和交付安全有效的新冠肺炎疫苗。

年信中还指出,在过去20年中,盖茨基金会协助或支持开发了11款疫苗产品,这些疫苗产品都被认证为安全和有效的。

然而,与此同时,疫情爆发以来,盖茨成为网络阴谋论的中心。其中包括声称盖茨故意引发了这场大流行以控制人类社会并牟取巨额利润。这些阴谋论缺乏根据地指责盖茨在实验室中制造病毒、通过注射疫苗向人体内植入微小芯片以开展大规模监控、甚至是利用病毒传播控制世界人口。

2021127日接受路透社的采访时,盖茨称:““没有人会预料到我和福奇博士(Anthony Fauci,传染病专家、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注)会在这些非常邪恶的理论中如此突出。我对此感到十分震惊。我希望(这些阴谋论和虚假信息)最终会消失。

结论

有关微博通过比较两张拍摄时间、年代、光线条件、拍摄角度等均有不同的照片,并仅通过佩戴口罩前后耳部形状差异,来试图证明盖茨雇用替身演员,表演注射疫苗,证据并不充分。

事实上,盖茨佩戴口罩时拍摄的其他照片展现了与他接种疫苗时相似的耳部形状和诸如发型等其他类似信息。

根据公开披露的信息,多款获批的新冠疫苗接种后报告的副作用和过敏性反应中不包括致残或不可逆的严重身体损伤。大部分报告副作用和过敏性反应的案例均为轻微症状,可自行缓解。包括过敏性休克在内的过敏性反应案例极为罕见,并且在出现后也能够得到及时治疗并在短时间内恢复原先的正常健康状态。

均无证据支持此条微博中提及的盖茨雇用替身演员表演注射疫苗疫苗致残的断言。

核查员:华宇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