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独立全民公投法案已生效?

2021-01-28

拜登宣誓就职美国总统后,简体中文社交网络流传消息称,得克萨斯州(德州)独立全民投票法案已经正式生效。

经核查,德州一名共和党籍众议员确实向州议会提交了一份法案,又称“德州独立公投法”。但该法案尚未通过立法程序,并未生效。而且,这样的法案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出,之前的法案全都失败了。

背景

127日,微博账号“@MayTheForce-BeWithYou”发布微博称:德州独立全民投票法案今天已正式生效。该法案将给德克萨斯人民一个机会就德克萨斯成为一个独立、自治的国家进行投票。法案将让德州人在202111月投票,开始重新确立对德州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地位。如果人民投了赞成票,将成立一个委员会,制定过渡性计划,解决与联邦政府脱钩有关问题。

核查

1德州独立公投法说了什么?

126日,德州共和党籍众议员Kyle Biedermann提交了众议院1359号法案,又称德州独立公投法。该法案如果通过,将允许德州人投票决定德州立法机构是否应该成立一个临时的联合委员会来制定实现德州独立的计划。

根据Biedermann的说法,该法案不是允许立即独立的决议。相反,它将通过全民公投将权力交给人民,让他们有权就创建一条通往独立的道路进行讨论、辩论和投票。

这个法案只是让德州人投票,”Biedermann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个决定非常重要,不能只由我们议会大厦里的权力掮客垄断。我们需要让德州人的声音被听到!德州所有政治派别的选民都可以在一件事上达成一致意见:华盛顿特区正在而且已经崩溃。我们的联邦政府不断辜负我们的工薪家庭、老年人、纳税人、退伍军人和小企业主。几十年来,美国的承诺和我们的个人自由一直被侵蚀。现在是时候让德州人民有权决定自己的未来了。这不是一个左和右的政治问题。让德州人投票吧!

但是,按照程序,这一法案必须经过德州众议院和参议院投票批准,并由州长Greg Abbott签署后才能生效。如果通过,在2021112日的公投中,选民将投票回答一个不具约束力的公投问题:德州的立法机构是否应该提交一份离开美国、建立一个独立的共和国的计划?

Kyle Biedermann是特朗普支持者,曾在16日前往华盛顿特区参加支持特朗普的集会,他否认自己参与了随后的国会骚乱。

2,法案提出后各方反应如何?

针对Biedermann的法案,德州共和党籍众议员Jeff Leach在推特上批评说这是一个可笑的、令人发指的时间浪费,不是一个严肃的立法提案。这是一个笑话,应该被当作笑话来对待。是的,我对我们的国家感到担忧,但我仍然相信美国的承诺——绝大多数德州人也是如此!

Jeff Leach回复Kyle Biedermann说:根据你所说的法案内容,这似乎是我在德州众议院4个多任期内看到的最反美的法案。它是孤星州(The Lone Star State,德州的昵称——注)的耻辱。这就是煽动。一个真正的尴尬。你应该为你自己提出这个法案而感到羞耻。

德州的民主党人也抨击了Biedermann的提案。

德州民主党发言人Abhi Rahman告诉《达拉斯晨报》(The Dallas Morning News):你不能声称自己是爱国者,同时又提出德州脱离联邦的法案……德州共和党人在支持叛国。这些人没有理由代表我们。

这一法案得到了以Daniel Miller为首的得克萨斯民族主义运动(Texas Nationalist Movement)的支持,他二十年来一直在倡导将德州从美国分离出去的思想。

3,德州独立是否可能?

得克萨斯于1836年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直到1845年加入联邦。德州曾于186121日离开美国一次,当时的州长Sam Houston拒绝宣誓效忠南方各州组成的邦联。经过南北战争和19世纪60年代的重建,德州于1870年被完全重新接纳为联邦成员。

得克萨斯大学法学教授Sanford Levinson告诉KVUE电视台:因为内战,最终有75万人为了维护联邦而死亡。他说,罗伯特·李(General Robert E. Lee,南北战争中南方邦联的将领)将军的投降解决了这个问题。这场战争结束了美国关于分离主义运动的任何严肃讨论。Sanford Levinson说。

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政治学教授Eric McDaniel称,德州不能合法分离的另一个原因是由于最高法院的得克萨斯诉怀特Texas v. White)案。根据最高法院的这个案例,即使州议会投票决定分离,这个行动也是绝对无效的

得克萨斯诉怀特案是1869年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进行诉讼的一个重要案例。在该案中,德州的内战后重建政府声称德州的邦联政府在内战期间非法出售了由德州自1850年起拥有的美国国债(联邦债券)。德州根据美国宪法第3条第2款第2项,直接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诉讼,即联邦最高法院对以州为一方的某些案件保有初审管辖权。

最高法院以53做出了裁决,在意见书中称:

考虑到(分裂、脱离联邦)是在宪法规定下的行为,(得克萨斯州的)分离法令,由(得克萨斯州)分离会议通过并获得大多数得克萨斯州的公民的认可,以及所有(得克萨斯州)立法会旨在落实该条例的行为,都是绝对无效的。

因此,当得克萨斯成为联邦的一个成员时,她就进入了一个不可分割的关系。永久性联盟的所有义务,联邦内共和政府的所有保证,立刻联结到得克萨斯州。完成接受她进入联邦的行为远远超过一个合约;这是把一个新成员纳入政治机构。而且这是终极性的(行为)。得克萨斯和其他州之间的联合跟最初的(十三)州之间的联合一样,同样完整,同样永久,同样不可分割。没有复议或撤销的余地,除非通过革命,或者获得联邦的同意。

Sanford Levinson说,美国宪法也没有明确规定分离的可能性。宪法序言的愿望是建立一个更完美的联邦(We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Order to form a more perfect Union),这本身就表明不可能有分离行动,因为根据定义,分离会破坏现有的联邦,而不是使其更加完美。

美国最高法院前大法官Antonin Scalia2006年曾经在一封信中说过:如果说内战解决了什么宪法问题,那就是(各州)没有脱离的权利。

4,德州最近做了什么?

民主党人一旦入主白宫,德州就会重返对抗联邦政府的前线,这是德州共和党人的传统。

德州现任州长Greg Abbott在担任州长之前曾是州总检察长,他曾说过一句著名的话:我上班,就起诉联邦政府,然后再下班(My job's pretty simple. I go into the office, I sue the federal government, and then I go home.)。

2020年美国大选结束后,德州向最高法院提出诉讼,试图推翻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的选举结果。拜登在这4个州获胜。

不过,这一诉讼于20201211日被最高法院驳回。最高法院称,根据美国宪法,德州提起的动议理据不足,对于其他州的选举事务,德州没有提出司法上可受理的利害关系。

2021126日,德州地区法官Drew Tipton又做出裁决,暂停新任总统拜登下达的100天内暂停遣返大量移民的决定,让拜登雄心勃勃的移民举措迅速遭到法律挫败

Tipton是前总统特朗普任命的德州南区法官,在德州针对拜登的冻结令提出法律挑战后,Tipton发布了这项有效期为14天的临时限制令。

拜登政府预计将对这个暂停遣返冻结令的裁决提出上诉。

拜登在竞选时承诺,如果当选将在100天内暂停驱逐部分移民。

德州总检察长、共和党人Ken Paxton122提起诉讼,称如果让遣返冻结令生效,该州将面临不可弥补的损害。他表示,如果让更多移民非法滞留德州,教育和卫生成本都将增加。

法官Tipton还认为,德州认为拜登政府的冻结令是未经充分解释就任意偏离原有政策,这一主张也有可能获得采纳。

结论

德州一名共和党籍众议员确实向州议会提交了一份法案,又称德州独立公投法。但该法案尚未通过立法程序,并未生效。这样的法案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出,而之前的法案全都失败了。

核查员:程才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