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核查|拜登承诺当选后就停止对华加征关税,还要称赞中国和平崛起?

2020-09-14

9月8日,微博网友@归回锡安Zion发布了一条有关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外交政策的博文,声称拜登说过自己如果当选总统,将在外交方面采取一系列和对手特朗普不同的政策,涉及对华关系、古巴、伊朗、巴勒斯坦。

经核查,拜登在一次采访中的指向不明的回答确实被解读为他当选后会改变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政策,不过其助手又否认了这一点。拜登并未说过当选就称赞中国崛起是和平的、有建设性。

拜登确实表示过当选后就会尽力推翻特朗普的古巴政策,恢复奥巴马时代的政策。

拜登确实承诺在伊朗遵守有关条款的前提下重返伊朗核协议,但2015年伊朗核协议并非是默许伊朗发展核武器。

拜登确实表示如果当选就会恢复对巴勒斯坦的援助。

因此,此内容为部分虚假。

背景

98日,微博网友@归回锡安Zion发布了一条有关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外交政策的博文,声称拜登说过自己如果当选总统,将在外交方面采取一系列和对手特朗普不同的政策,涉及对华关系、古巴、伊朗、巴勒斯坦。

博文还配了一张2013124日拜登及其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孙女纳奥米·拜登(Naomi Biden)到访北京的照片。

核查

1,拜登说当选就改变川普对中国产品征税政策、恢复到之前?

在谷歌上搜索关键字“Biden president China tariffs”,可以找到很多关于拜登当选后要结束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的报道。

追溯源头,可以发现这是拜登于美国当地时间85日,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National Public Radio)采访时的言论

在采访中,主持人Lulu Garcia-Navarro提到:有人说特朗普的姿态对于对抗中国影响力来说是很好的,那你会继续征收关税吗?Some have said Trump's stance is a good one to counter China's influence. Would you keep the tariffs?

拜登反问主持人:不,谁说特朗普的主张很好了?“ (No. Hey, look, who said Trump's idea is a good one?)

主持人说:有些人……”Some--

拜登直言:有些人,两三个人。制造业衰退了,农业损失了数十亿美元,纳税人不得不为此买单。我们正在以错误的方式对付中国。Some. Two or three people. Manufacturing has gone in recession. Agriculture lost billions of dollars that taxpayers had to pay. We're going after China in the wrong way.……

另外,拜登在采访中还表明要将国际社会团结起来对中国施压,要求其做正确的事情,而不是使用关税的手段。

查看采访视频可以发现,拜登回答时的第一个词“No”,会让人相信拜登是在回复主持人的问题(你会继续征收关税吗),不过纵观整个视频以及拜登的语气,拜登的“No”也可以被理解称对主持人所说的有人说特朗普对抗中国影响的观点挺好的回复,即拜登并不支持特朗普的观点。

87日,《华盛顿邮报》记者迈克尔·舍雷尔(Michael Scherer)在其推特账户@michaelscherer写道:拜登的助手说这(拜登称当选后取消对华加征的关税)是错误的。不是指关税。助手说:他的立场没有改变:上任后他将重新评估关税。他显然在回应'特朗普的姿态是对付中国影响力的好姿态'的观点。

此外,根据路透社的一篇报道,拜登在20205月给北美钢铁工人联合会(USWA)的声明中写道:我将在必要时动用关税,但我和特朗普之间的区别是我会有策略——计划——利用这些关税来取胜,而不仅仅是假装强硬。声明称,钢铁和铝关税将继续,直到能够谈成一个限制过剩生产——主要集中在中国——的全球解决方案。

路透社还称,拜登的全美制造Made in All of America)经济计划意味着,要通过碳关税惩罚那些没有实现气候目标的国家。

因此,拜登在一次采访中的指向不明的回答确实被解读为他当选后会改变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政策,不过其助手又否认了这一点。

2,拜登说当选就称赞中国崛起是和平的、有建设性?

经过检索,拜登在过去的职业生涯中确实曾以积极语气在公开场合谈到中国崛起。

201159日,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发表讲话,他回顾了自己1979年以年轻的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身份访华并会见时任中国领导人邓小平的经历。

拜登表示:作为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年轻成员,我现在依然秉持当时的信念:一个崛起的中国,不仅对中国来说,而且对于美国乃至世界来说,都是一个积极又积极的发展。As a young member of a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 I wrote and I said and I believed then what I believe now:  That a rising China is a positive, positive development, not only for China but for America and the world writ large.

201197日,拜登在《纽约时报》发表署名文章中国崛起不是美国的终结China’s Rise Isn’t Our Demise)。

他在文章中称:现在,一些人担忧一个不断发展的中国对美国和世界将意味着什么。美国及该地区的一些人将中国的经济增长视为一种威胁,并喜欢那种冷战对峙或大国对抗的论调。中国的一些人也担心,我们在亚太地区存在的目的是遏制中国的崛起。

他写道:我仍然坚信,一个成功的中国可以使我们的国家更加繁荣。当贸易与投资把我们联系到一起,各自的成功也对彼此休戚相关。从全球安全到全球经济增长这种种问题上,中美面临着共同的挑战与责任,我们也有动机共同合作。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政府在一直努力稳固中美关系的基础。

不过,20201月,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的拜登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美国必须再次领导世界——挽救特朗普之后的美国外交政策Why America Must Lead Again-Rescuing U.S. Foreign Policy After Trump)的文章,系统阐述了自己的外交政策。拜登在文中称:美国确实需要对中国采取强硬手段。The United States does need to get tough on China.

近期,拜登还多次就香港、新疆等问题对中国发表强硬的表态。

经核查,拜登并未说过当选就称赞中国崛起是和平的、有建设性。

3,拜登说当选就改变川普制裁共产古巴政策?

2020427日,拜登在接受迈阿密CBS-4电视台采访时说,在古巴问题上,他将很大程度上恢复奥巴马的古巴政策。是的,我会。在很大程度上,我愿意回去。”“我仍然会坚持让他们遵守他们曾经做出的承诺。“Yes, I would. In large part, I would go back,” Biden said. “I’d still insist they keep the commitments they said they would make when we, in fact, set the policy in place.”

93日,拜登在接受NBC 6主播Jackie Nespral采访时再次表示,我会尽力推翻特朗普的失败政策,它们给古巴人和他们的家庭带来了伤害,它们在民主、人权方面一无所获,相反,在特朗普时期,古巴政权对古巴人的压迫变本加厉了。“I’d try to reverse the failed Trump policies, it inflicted harm on Cubans and their families,” Biden said. “It’s done nothing to advance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on the contrary, the crackdown on Cubans by the regime has gotten worse under Trump, not better.”

奥巴马担任总统时期开启与古巴关系正常化之路,他形容为几十年的不信任之后的新起点,随后美国放松了对古巴的旅行限制和汇款规定。20163月,奥巴马到访古巴,时任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呼吁美国彻底取消制裁,但随后并无下文。

特朗普上任后则不断批评古巴,并以古巴的人权纪录以及古巴支持委内瑞拉政府为由,对其加强制裁。

因此,拜登确实表示过当选后就会尽力推翻特朗普的古巴政策,恢复奥巴马时代的政策。但需要指出的是,即使是在奥巴马-拜登时期,美国也依然对古巴保有制裁,并未彻底取消。

4,拜登说当选就恢复伊朗核协议(默许其发展核武)?

在拜登竞选官方网站的政策宣示上,可以找到拜登对新时代军备控制的承诺,第一条就列出了拜登当选之后他将重新启动与伊朗的核协议,并利用强硬的外交手段和来自盟友的支持加强和扩大协议,阻止伊朗获得核武器。

20201月,拜登在参加纽约举行的一场筹款活动中,也批评特朗普退出2015年达成的伊朗核协议;并承诺如果他当选,伊朗在遵守核协议条款的情况下,(美国)将重返核协议,这也是整个民主党的立场。拜登称他将借用重归核协议之机展开外交攻势来强化核协议和扩展其范围。

20157月,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特朗普则一直指责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有缺陷,其支持者也值得核协议默许伊朗发展核武器。20185月,美国单方面退出协议,随后重启并新增了一系列对伊制裁措施。作为回应,伊朗自20195月起分阶段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

经核查,拜登确实承诺在伊朗遵守有关条款的前提下重返伊朗核协议,但2015年伊朗核协议并非是默许伊朗发展核武器。

5,拜登说当选就金援巴勒斯坦(奥巴马曾给上亿;川普上任就取消)?

在拜登的官方竞选网站拜登政府将栏目中,第三条表明了拜登将恢复对巴基斯坦的援助。

202057日,拜登在一次虚拟筹款活动中说,他将恢复美国对被总统特朗普削减的巴勒斯坦人的援助。当时他被问及他是否会恢复特朗普终止的对中美洲和巴勒斯坦的援助计划。拜登承诺恢复数十年来对巴勒斯坦人的经济援助和安全援助努力,并指出,如果分配得当,这将也有利于以色列当我们深陷经济困境时,外国援助可能是一个很难出售的东西,但仍不到整个预算的1%

2016年,美国通过其一家发展中介向巴勒斯坦提供了3.19亿美元的援助款,除此之外,美国还通过联合国相关项目,向巴勒斯坦提供了3.04亿美元。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美国政府对待巴勒斯坦的政策显现巨大变化。

201812日,特朗普发布推特称:美国每年都要支援巴勒斯坦人成万上亿美元,而巴勒斯坦人却对我们并没有感激或者尊重。巴勒斯坦人已经不再谈和平,那我们为什么还有在未来大量为他们付钱呢?

随后,美国政府宣布,停止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6500万美元。这一联合国机构1949年设立,使命是帮助数百万巴勒斯坦难民,所用资金完全来自捐赠,美国是最大捐资国。当年8月,美国国务院宣布,停止向巴勒斯坦提供超过2亿美元援助,把这笔资金转用于其他高优先级项目。

经核查,拜登确实表示如果当选就会恢复对巴勒斯坦的援助。

结论

经核查:

拜登在一次采访中的指向不明的回答确实被解读为他当选后会改变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政策,不过其助手又否认了这一点。

拜登并未说过当选就称赞中国崛起是和平的、有建设性。

拜登确实表示过当选后就会尽力推翻特朗普的古巴政策,恢复奥巴马时代的政策。

拜登确实承诺在伊朗遵守有关条款的前提下重返伊朗核协议,但2015年伊朗核协议并非是默许伊朗发展核武器。

拜登确实表示如果当选就会恢复对巴勒斯坦的援助。

因此,此内容为部分虚假。

核查员:许芷瑜(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指导老师:徐笛(复旦大学新闻学院)